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:第113章 瑞士人走了

德涅尔快马加鞭,马不停蹄,半夜时分就赶到了吕伐登城外。抵达吕伐登附近后,德涅尔很小心,放弃了马匹,改为步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也正是德涅尔的谨慎,救了他一命。否则,骑马靠近吕伐登城下,还没等他靠近瑞士人的营地,就会被绍尔派出去的暗哨发现,然后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观察了一番后,德涅尔找到了瑞士人设立在城东的大营。在这里,主要是齐格麾下的瑞士人,马林的人马,基本都在城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大营门口,和守卫的瑞士人出示了身份证明后,德涅尔被请进了大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德涅尔对瑞士人并不陌生。作为法王的外交官,他曾多次被法王派去瑞士,负责招募雇佣兵,为法王作战。所以,瑞士雇佣兵中,很多人都认得他。包括齐格在内,很多瑞士雇佣兵将领都是德涅尔的老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欢迎,欢迎!德涅尔男爵,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?这里可是战场,危险得很!”齐格看到德涅尔,也很是热情,他之前和德涅尔接触过,而法国又是瑞士人的最大客户,自然要笑脸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齐格先生,您能和我解释一下,为什么帮马林.霍夫曼那家伙打仗吗?”德涅尔黑着一张脸,强忍着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林是法国人的仇敌,而瑞士人却是法国人的盟友,盟友帮助仇敌,这让德涅尔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涅尔大人,您知道的,我们只是雇佣兵,不是法国王室军队。我瞧着今年内国王陛下都不太可能雇佣我们了,所以就接点别的活干了。你知道的,我们是雇佣兵,就靠这行混饭吃的……”齐格无所谓地说道。在瑞士人眼中,打仗就是一份挣钱养家糊口的工作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你们也不能给马林.霍夫曼这个家伙效力??!要知道,他是我王的敌人。而且,他也是哈布斯堡家族的走狗。你们不是和哈布斯堡家族是死对头吗?为什么要帮这个混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又不是法国人,和法国只是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。马林男爵虽然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手下,但和瑞士人可没什么仇怨。而且,他愿意支付双倍的高价雇佣我们,很多人都动心了。你知道么?这个合同,总价2个月3.6万金币??!”齐格不怕这个秘密被法国人知晓。他巴不得法国人知道这个价格,这也方便他们以后和法国人抬价,多要佣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3.6万金币?这家伙疯了?他哪来那么多钱支付?”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德涅尔突然明白瑞士人为什么会被打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之前有没有足够钱来支持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这一仗我们赢定了。即使马林男爵付不起尾款,弗里斯兰人也能帮忙付了?!?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已经明摆着了,吕伐登已经被围困,城破只是迟早的事情。只要城破,好处多多,马林已经答应瑞士人可以纵兵抢劫吕伐登了。而且,齐格也不担心对方有援军。因为,对方即使有钱,也雇用不来同样勇猛的瑞士雇佣兵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瑞士雇佣兵有“瑞士人不打瑞士人”的传统。而法国人,即使想救援弗里斯兰,也不会撕破脸皮直接攻击他们。若是法国人敢伤害齐格他们,那么以后就别想雇佣到瑞士人为他们打仗了。而现在法国人对瑞士雇佣兵很依赖,所以,齐格显得很有底气。他不确定法国人会不会攻击城西的特塞尔军队,但他肯定法国人不会攻击他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两边下注的投机行为!”德涅尔男爵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,男爵大人,我们瑞士人穷,看见金币就跑不动。正巧马林男爵肯出大价钱,我们自然愿意来。现在,国王陛下又不肯给薪水我们,我们没钱赚,只好到这里来捞外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真是一群见钱眼开……”突然,德涅尔想到了什么,开始思索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德涅尔知道,若是让马林占领了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,以这小贼的无赖特性,没准以后就赖着不走了。而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情况很特殊,除了法国这个暗中的盟友,他们几乎没有盟友。因为,他们虽然在神圣罗马帝国版图内,却不服帝国,不受管辖。他们被攻占,都没人肯为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马林真的占据了弗里斯兰,并当做自己的领地,法国国王查理八世一定会被气疯的。到时候,国王一怒之下,自己作为此次事件的经办人,也会倒大霉,甚至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个齐格,铁了心的认钱不认人了。要不然,他也不会乐意为哈布斯堡家族的走狗马林打仗。所以,要想让瑞士人退兵,必须从利益上下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之前上司马修斯伯爵说的“不惜代价也要弄死马林小贼”的说法,德涅尔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齐格先生,我知道,马林那个小贼给了你很多报酬,所以打动了你们。那么,我现在给你们更多的报酬,你们愿意退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多报酬?这个……不太好吧……如果传出去,会毁了瑞士人的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什么,你们是雇佣兵,又不是马林那小贼的手下。若是你们肯反过来帮助弗里斯兰人攻击特塞尔的军队,法兰西愿意支付那小贼出价的双倍!”德涅尔看到齐格挺爱钱的,决定用利益打动他,甚至谋求让瑞士人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可能,如果我们这一次为了钱转而攻击之前的雇主,那么,整个瑞士雇佣兵的名声就毁了。以后,就不会有人雇佣瑞士人了。这样的话,回到瑞士,我会被同僚们千刀万剐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瑞士人不仅有“瑞士人不打瑞士人”的传统,也有“不向雇主捅刀子”的惯例。这不是瑞士人行为高尚。而是因为,瑞士人只要有一次背叛雇主,以后就没人敢雇佣他们了。所以,即使雇主支付不出佣金,他们最多走人,不会掉头过来攻打雇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绝对的,不背叛雇主是因为价码不足以让他们抛弃名誉。比如,大约在1512年前后,意大利战争的第二阶段。威尼斯人眼看无法抵挡瑞士人的进攻,于是狠下血本,豪掷80万金币,砸晕了瑞士人。于是,上万瑞士雇佣兵不顾荣誉,转投威尼斯人,掉过头来打法国,把法国人赶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加入法国人像威尼斯人那样土豪,只要砸出20万金币,齐格估计能立马跪了,然后不要脸地去反过来攻打马林的军队。但是,法国人因为支付了太多赎金,导致现在手头很紧。能答应支付双倍价钱,就已经是下了血本了。但这价格,很难打动瑞士人背叛道义,调转枪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德涅尔不愧是谈判大师,他眼珠子转了转,突然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齐格先生,我知道您担忧背约会影响名声。但是,您想过没有,瑞士雇佣兵主要靠谁吃饭?是我们法兰西!马林.霍夫曼这次只是因为情况紧急才出高价雇佣你们一次,以后就不一定再和你们合作了。但我们法国不同,以后雇佣你们的次数多着呢。您若是不乐意放弃这次行动,一旦激怒了我王,以后未必再肯雇佣您为法兰西作战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齐格立即犹豫了。马林的这笔生意,的确是突发性的,不长久。而为法国人打仗,却是次数多多。齐格才30多岁,他不可能只打这一次仗。正如德涅尔所说,马林只是他偶尔的合作伙伴,而法国才是真正的、长期的大主顾。得罪了大主顾,可不是什么好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齐格犹豫,德涅尔立刻趁热打铁:

        “齐格先生,我知道您的担忧,担忧名声受损。这样吧,我们伪造一份文件,就说您以前和法国签署过一份优先为法兰西效力的文件。然后,我们就对外宣布,我代表法国雇用你有别的事情干。这样,您就属于受到以前条约的限制,不得不毁约了。对了,马林和你们有没有签署违约赔偿金的条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还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是马林疏忽大意,当初急着请瑞士人来打仗,身边又没有带着懂法律的。于是,只签署了雇用协议,却没有提到瑞士人若是毁约的赔偿金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,您毁约又不用赔偿,也没让你反噬雇主,您还等什么?而且,您只需要撤走军队,不需要反戈一击,就能获得双倍的报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能给我双倍报酬?”想了一会儿,齐格也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我手上本来有原本答应给弗里斯兰的价值5.4万金币的450匹优良的法国战马和做工精良的180套法国板甲。如果你愿意退兵,并和我签署协议,我可以立即送给你。然后,剩下的1.8万金币,也会支付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德涅尔已经豁出去了,虽然,这次自作主张,可能会让他有被处死的危险。但要是让马林占领了弗里斯兰,成为大领主,他同样难逃一死。所以,既然如此,他不如放手一搏,也许还有转机。只要哄走这帮瑞士人,他就不信弗里斯兰人依靠着城墙,还挡不住马林那1000人马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半夜,德涅尔带来了原本打算交付给弗里斯兰人的450匹法国战马和180套法国板甲。收到好处的齐格,和德涅尔草签了密约后,不声不响地带着瑞士人撤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林虽然从绍尔派出去的探马那里得到了瑞士人撤走的消息,也猜到大约是法国人捣的鬼,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,不由得仰天长叹。对于雇佣合同里没有写明几倍赔偿的问题,他后悔万分。要不是合同里没有限制,瑞士人也不会干脆地撤走。要知道,随着重商主义的兴起,欧洲人重视合同,很少有背约的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马林也没打算撤退。因为,城里的弗里斯兰残余军队,若是在野外作战,还真打不过他手下的1000人马。而且,那些俘虏,也在自己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即便无法拿下吕伐登,马林也可以凭借着手里的上千俘虏,和弗里斯兰谈判,索要巨额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马林没有四面包围吕伐登,因为兵力不足。但是,他依然驻扎在城西,而吕伐登的弗里斯兰参与军队,也的确不敢出城攻击马林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就是等待对方来求和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马林可以算得出来,城里的粮食肯定有限,对方不可能死撑到底。只要自己耗着,首先撑不住的肯定是对方。同时,他也害怕法国人派兵干涉。所以,只要弗里斯兰人派人来求和,他就会顺率下坡,开展谈判,尽早解决问题。当然,法国人要派兵干涉,起码也得等两三个月以后,而吕伐登的粮食,不可能支撑那么久。所以,马林有时间等谈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自己人可靠啊,从别处雇佣来的说跑就跑了……”马林唉声叹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少爷,咱回去后多招点兵?”施瓦茨附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这次一定要狠狠敲弗里斯兰一笔!就用他们赔偿的钱扩军,等自家军队训练好了,我们再来一口气吞下整个弗里斯兰!”马林握紧了拳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  //www.vvnqm.tw/wenzhang/85/85624/4623135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河北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www.vvnqm.tw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vvnqm.tw